当前位置:潘集新闻网 > 园艺艺术 >

永不假唱

发布时间:2019-09-02 15:01 来源: 作者:潘集新闻

  吴霜

  我是一个演员,我是一个歌唱演员,我是一个站在舞台上的歌唱演员。因为妈妈新凤霞是演员,受她影响,我从小就立志走演员这条路。妈妈在舞台上演出时,经常获得台下乌压压观众们的欢呼喝彩,这使我认识到一个演员最宝贵的素质就是临场的状态与锋芒——真正的好演员,能够在观众面前尽情展现自身技艺的绝对实力。

  曾有人问我,什么事情让我很反感?我不假思索地回答:“在舞台上作假。”

  如今,科技发展日新月异,许多新技术大大节省了人力的消耗,这固然是好事。但新技术被人们无节制地使用,以致破坏行业道德规范,却是让人始料未及的。比如假唱。

  专业艺术院校的学生都经历过艰苦而严格的技术训练,五年、八年、十年甚至更长时间,那是一个从单纯有天赋走向精准艺术家所必需的过程。当我们从学校毕业走向舞台的时候,便意味着我们可以用技艺来征服观众了。

  最初听到“配音”这两个字,是小时候看电影;后来了解配音,源于妈妈和我说的一件事。众所周知,《花为媒》是我妈妈的代表作,她在剧中饰演主角张五可。电影《花为媒》的唱段都是事先录制的,她在录音棚里录制其中一个唱段时,嗓子忽然被分泌物隔阻了一下,声音随之产生了一个微小的瑕疵。当时录音师认为不影响大局,便没有补录,可这件事让妈妈留下了一个心结。虽然那只是隐藏得很深、几乎没人听出来的小纰漏,妈妈却耿耿于怀了一辈子。可见真正的艺术家,对待自己和观众的态度,都是极其认真、负责的。

  时过境迁,如今许多演员忘记了什么叫对自己的艺术负责,更把观众的权益丢到脑后,他们在台上假唱、假奏,有时候几乎是明目张胆。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站在舞台上的演员尤其是歌唱演员,开始用原声录音代替现场演唱,他们手持麦克风张嘴做着演唱的动作,却不发出声音,让录音师播放录音;演员的动作,只是对口型而已。

  有的电视台甚至主动让录节目的演员假唱,还给这种行为起了个不难听的名称叫“还音”。我不知道应该怎样解释这个“还音”,这是还给谁的声音?是把声音还给舞台上对口型的歌唱演员吗?曾和一个导演就这个问题争执过,我说假唱其实是一个歌唱演员最应该感到羞耻的事情,怎么能这样做呢?导演说,这是为了呈现完美效果所需的必要手段,有了美好的画面,音响也要配合,于是先期录音就产生了。联想到妈妈的电影也是先期录音,同样是为电影的完美呈现,我不再和导演争执——也许他是有道理的,毕竟影视和舞台表演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事物,不能完全相提并论。

  但要是在演唱会、商演时假唱、假奏,那就是毫无廉耻、彻头彻尾的骗子、小人之举!要知道,演员是一种职业,和竞技场上的运动员是一样的。想想看,运动员可以冒名顶替吗?有人相信冒名顶替的运动员的竞技水平吗?作假的后果显而易见。

  我一贯反感作假,哪怕嗓子是暂时出现问题,比如因疲劳等原因造成的声音微哑,我都不会向“还音”妥协,决不假唱,甚至在电视台录节目时也是如此。今年春节的一个大型节目的录制持续了好几天,有许多演员参与演出,多数人都提供原声录音在台上假唱,而我依然坚持真唱。我没有原声录音,也从来没有为了配口型去录音棚录过音,我认为每一次现场演唱,都是我发挥最好的一次。

  也是今年春节,我随一个代表团赴美,与当地的华人团体举行中国春节联欢活动。当我站在大幕边即将上台的时候,一位工作人员拿着麦克风跑过来问我:“您的麦克风需要开启吗?”我马上明白又有人在假唱了。我告诉她我的麦克风必须开启,因为我是真唱。

  大批歌唱演员擅长假唱,假唱正慢慢变成一种理所当然,这真是艺术的悲哀,更是艺术家的悲哀。可我,依然不会假唱,因为我不会对口型,不会做假表情,更不会假装用力。作假也算是一项技巧,我若作假,观众一眼就看出来了。

  永不假唱!这是我,作为一个歌唱演员的誓言。